无梦之梦

看到雷安第一名是新上榜……
哭了我永远爱雷安

Comicup魔都囧猫娘:

#CP22# 本子人气排行大盘点】CP / 圈子 / 新刊 榜单
CP22的人气CP&圈子前十排行中有你喜欢的作品吗?
*榜单排名按CP22本子量统计数据排行。

〓CP-TOP10〓#总数榜# 
第十名 —— 狗崽
第七名 —— 维勇(并列)
第七名 —— 瑞金(并列)
第七名 —— 酒茨(并列)
第六名 —— 锤基
第五名 —— 瓶邪
第四名 —— 周叶
第三名 —— 安雷
第二名 —— 喻黄
第一名 —— 雷安

〓圈子-TOP10〓#总数榜# 
第十名 —— 盗墓笔记
第九名 —— 我的英雄学院
第八名 —— 剑网3
第七名 —— FATE系列
第六名 —— 阴阳师
第五名 —— 刀剑乱舞
第四名 —— 东方Project
第三名 —— 原创
第二名 —— 凹凸世界
第一名 —— 全职高手

〓圈子-TOP5〓#新刊榜# 
第五名 —— 我的英雄学院
第四名 —— FATE系列
第三名 —— 原创
第二名 —— 凹凸世界
第一名 —— 全职高手

快转发应援你支持的CP或圈子吧!

【雷安】糖

◇ 是的你猜对了我就是不会取名字

◇ 雷安已交往前提

◇ 还是无脑甜

◇ ooc属于我

◇ 感谢喜欢









夏日炎炎。

大概是最近感冒的原因,今早安迷修罕见的起晚了。等他匆匆忙忙地洗漱好跑到操场时,学生们已经准备开始跑早操了。早操要跑四圈,对于平时的安迷修来说相当于锻炼身体(本来就是在锻炼身体),可因为感冒,还因为赶时间,安迷修没吃早点。

跑完走向教室的途中安迷修有那么一阵眩晕,眼前突然黑了一下,头皮和手有点发麻。安迷修想自己可能是有点低血糖,想趁还没打铃去买个面包。大概是要为后面的剧情做铺垫,我们的铃声先生欢快地打响。作为品学兼优、做事严谨的学生会主席加A班班长,我们的安迷修同学为了遵守纪律,肯定是忍着眩晕感老老实实的跑回教室。



高中的生活枯燥而又充实,比较难熬的是夏天在教室里坐一整天,教室里没有空调,开着的窗子外吹进来的风都是燥热的。上课的时候很少听到讲话的声音,更多的是笔在写字的唰唰声。高中的书多,很多学生都会把书摞在课桌上,安迷修也一样,他买了书立,把书整齐地放好。也因为书多,老师的视线很多时候都会被挡住,学生有时候上课躲在书后面趴在课桌上睡觉也看不见。

安迷修绷直着腰,微微仰头听着老师声音没有起伏的讲课,看着黑板上老师写的板书,时不时低下头做着笔记。刚才的眩晕感好了点,可他现在已经开始冒冷汗,因为夏天的燥热,他脸上有些红晕,还感觉嘴里有点干燥。明明是夏天,安迷修的背后却一直在冒冷汗,冷汗沾湿背后的校服白衬衣,双手发麻而又冰冷,嘴唇因为低血糖有些发白。


好冷。

安迷修感觉自己有点发颤,放下笔双手交叉抱了抱自己的双臂。


作为同桌雷狮先发现了安迷修的不对劲,他用手碰了碰安迷修的手,冰冷一片,还感觉到安迷修的发颤,嘴唇发白,脸上还带着红晕。

“你这是……低血糖?”雷狮用手扶上安迷修的额头,虽然脸上带着红晕但额头却满是冷汗。

“好像是吧。”安迷修感觉还有点头晕,等雷狮撤回手后用自己的手按了按太阳穴的位置。

“说你傻你还是真的傻,你不会去买点吃的吗?”雷狮的声音有点大,引得在写板书老师转回来瞪了一眼。

安迷修撇了撇嘴没有回答。

雷狮啧了一声,不知道在哪里找出来一颗糖丢给安迷修:“傻逼骑士,下课跟我出去。”他本来现在就想拉着安迷修跑出去买吃的,可问题是安迷修肯定不会出去,说不定还要唠叨他一番。雷狮烦躁地扯了扯头巾。

上课本来是不应该吃东西,可考虑到他现在的情况……安迷修接住雷狮丢过来的糖,纠结了一下还是剥开了糖纸,一股淡淡的奶香味钻入安迷修的鼻尖。

安迷修:???

他噗嗤笑了一声:“哈哈哈雷狮没想到你还会吃奶糖,你是还没长大吗哈哈哈哈哈。”当然说话的声音贼小。

但雷狮能听清楚。

雷狮:???我随便抓了一把哪知道有什么奶糖,好心给你这个傻逼骑士吃有什么好笑的

雷狮觉得他的脸现在肯定像挖煤回来了一样。

安迷修看着雷狮黑下来的脸色急急地憋住笑,把糖送入嘴中,奶糖是硬软糖,咬了一口奶香味在口中四溢,虽然好像并没有多大的作用,但安迷修感觉似乎没有刚才难受了。


其实离下课也只有几分钟,这也是雷狮没有在上课就拉着安迷修跑的原因之一,如果时间还很长的话,就算安迷修不同意,雷狮也不介意自己出去买了给他。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老师合上书宣布。

雷狮拿上自己的校服外套,立马拉着安迷修走出教室,无视了班里一些女生“慈爱”的目光。

“哎哎恶党,你走慢点啊。”安迷修感觉那股眩晕感又来了。走在前面的雷狮回过头看了一眼安迷修,定下脚步啧了一声,说了句:“麻烦”,让安迷修去学校走道边树下的凳子上坐着等他,自己向学校里的小卖部跑去。

安迷修做在凳子上,夏日专属的毒辣阳光被树木茂盛的绿叶挡住了七七八八,地上看得见斑驳的树影,有些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到安迷修的身上,可安迷修还是感觉很冷,他有点懊恼早上因为天气热没有拿校服外套。

突然一件外套被盖到安迷修头上,眼前站着一个人,安迷修很熟悉外套上的味道,而眼前的更不用说是谁。安迷修把外套从头上拉下来穿在身上,因为外套主人的身高比自己高,安迷修穿着的校服外套有些大。

“有你这么照顾男朋友的吗?”安迷修有点不满。

雷狮被安迷修的直白搞得有点愣,不过他随即反应过来道:“哦,是吗?那看来我要好好‘照顾’一下你嘛。”

安迷修先是有些不明白,想了一下后顿时满脸通红:“恶……恶党,我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面都在想些什么。”

当然是在想怎么上你啊。雷狮心里不屑的想到。嘴上的话却答非所问:“你才是在想什么脸这么红,哟,没想到我们的班长大人居然对着别人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黄料。”

“你又不是别人。”安迷修显然抓错了重点,小声说了句。

雷狮突然觉得有个叫安迷修的人在他的心上射了一箭,没入心里。他感觉自己脸上似乎少有地发热,心里只有一个字——

雷狮把买的面包和牛奶塞给安迷修,虽然雷狮自己喜欢吃一些垃圾食品,但安迷修生病了,肯定是不可能给他吃那些垃圾食品的。

安迷修感觉自己有些诧异又有些欣慰:雷大爷终于会买不是垃圾食品的食物了。

在等安迷修吃的时候,雷狮坐在他旁边,不知道又从哪里翻出了一颗糖,薄荷味的。这节课下课的时间有点长,他们也不急着回去。虽然是高中,下课后还是有人出来活动,不过他们坐的这个地方几乎没有人经过,雷狮听说这里的摄像头正在维修。

看了看身边正在喝着牛奶的安迷修。安迷修比刚才好了点,嘴唇也没有刚才那么白,额角的冷了下来,经过侧脸,藕白的脖颈……后面的肌肤被衣服严实的盖住。安迷修做事非常严谨,就算是炎热的夏天,他也只是不穿校服外套,而校服衬衫的纽扣永远是认真的扣到最上面的一扣。

雷狮感觉口有点干,动了动喉结,示意安迷修先把牛奶放下。安迷修歪了歪头表示疑惑,回答他的是一个吻。


雷狮扣住安迷修的后脑勺,平常看似扎手的棕发意外的柔软。这个吻最开始并不深,雷狮轻轻的吮吸着安迷修的唇,对方口中的奶香味经过亲吻穿入雷狮的口中,还夹杂着一些面包的麦香。安迷修先是愣了一下后开始挣扎,嘴里模糊地说着:“我在感冒……快停……”话还没说完雷狮就加强了攻势。

灵活的舌尖撬开对方的牙齿后开始霸道的进攻,仿佛要安迷修口中都充满他的气息,舌尖扫过对方口中的任何一处,雷狮口中因为先前吃了糖而充满薄荷味的气息穿入安迷修口中,薄荷的清凉似乎赶走了一丝夏日的炎热。两人的舌尖交缠在一起,像是在搏斗又像是在调情。

一吻结束,两人的嘴边拉开了一道色情的银丝。雷狮掠夺般的攻势成功让安迷修软了点身子,安迷修红着脸推开雷狮,低下头大口地喘息。雷狮则满意的看着对方害羞的样子。


“雷狮你干嘛……我感冒了你知不知道?”安迷修喘着气说。


“当然知道啊,我可不像你这么笨。”雷狮心情大好,愉悦的吹了声口哨。


“那你还!”安迷修有点生气,“你生病了怎么办?”


“我就是为了和你一样生病。”雷狮撒着谎脸不红心不跳,“这样就能随时亲你了。”后面这句话才是真心话。





















不要问我为什么安哥的室友没有叫他起床,因为我也不知道。

【雷安】Spun sugar

¤ 无脑小甜饼出没

¤ 梗非常老就是自我满足下…

¤ 掉落的小短篇

¤ ooc属于我

¤ 不会写吻戏 我是咸鱼

¤ 谢谢喜欢

















安迷修最近喜欢上了棉花糖。

他站在摊子旁边,看着老人用一根细长的木条在机器上绕圈,最开始撒下的糖精已经被烘热,糖丝从机器的圆口中飘出,层层包裹在木条上。

尽管看过制作过程很多遍,安迷修还是觉得很奇妙。

接过老人手中飘着香气的棉花糖,安迷修付钱道了声:“谢谢。”便转身走向一旁在树荫下玩手机的雷狮。

雷狮用余光瞟到向自己走来的安迷修。手里拿着个用棍子插着的蓬松的白球,看着白球的样子,好像下一秒嘴角就会流出口水,走的途中差点被石子绊倒。

虽然很夸张,但事实如此,真是个蠢的。


看着眼前一脸傻样的安迷修,雷狮收起手机,勾了勾唇角,看起来似乎有点愉悦。

“好了?”

“嗯。”

“走了。”

“你要吃吗?”

“不吃,甜。”

安迷修不满地哼了一声,小声嘀咕着:“就是甜才好吃啊……嫌甜上次还和我抢了吃……”嘀咕着猛然似是想起什么,蜜色的脸上迅速染上一层红晕。为了挡住雷狮看过来的视线咬了一口蓬松的棉花糖后就着棉花糖“较大”的体积遮住了自己的脸。只留给雷狮泛红的耳尖。


蓬松的棉花入口即化,甜味在舌尖散开,却萦绕着舌尖不肯散尽。还有另一丝甜味随着呼吸散进心里。









安迷修想起第一次和雷狮买棉花糖的事。

那时他们刚在一起不久,正好考完试放假,小情侣间不应该趁这段时间做点什么吗?当然要。于是他们开始了在一起后的第一次约会。

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两人见了面就开始互掐。雷狮嫌弃地看着安迷修的白衬衫吐槽安迷修是不是只有这一件衣服,换来安迷修的一顿打。相处模式好像和没在一起之前相同。

如果忽视雷狮眼里的笑意和安迷修微红的耳尖。

两人并肩走在街上,一路无言但并不感到尴尬。安迷修的眼神不觉瞟向雷狮却撞入绛紫的星辰里。雷狮在看安迷修。

看到安迷修偷瞄自己被发现而瞬间偏回的头和涨红的脸,雷狮愉悦地勾了勾唇角,凑近安迷修发红的耳朵吹了口气:

“想看你男朋友就直说,给你看个够。”

耳边吹来的气让耳朵痒痒的,伴随着雷狮磁性的声音。安迷修感觉再这样下去可能就要被自己的自动发热功能给烤熟。正好看到前面有个公园,为了掩饰自己也知道掩饰不了的脸红,安迷修胡乱抓住雷狮的手,含糊的说了句:“我们去公园。”后拉着雷狮就往公园快步走去。

看着安迷修已经红了的脖颈和牵着自己的手,手心里传来的温度无不昭示着对方害羞。反握住了对方的手,雷狮好心的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

真可爱。

雷狮愉悦的想着。

进了公园安迷修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可脸上的红晕还未消尽,他轻咳一声想转身和雷狮说话,却看见了不远处一对情侣站在一个摊位旁说笑,摊主老人手中的木条在不停地转动,将糖丝吸起做成棉花糖。显然是为这对情侣做的。

雷狮顺着安迷修的目光看到了摊位,挑了挑眉:“想吃?”

安迷修犹豫了一下,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说安迷修,没想到你这么幼稚,都多大了还想吃棉花糖。”雷狮虽然嘴里吐槽着,但还是反拉安迷修走向摊位。

“老板,要一个棉花糖,味道随便。”从来不吃这类食品的雷狮随口说到。

安迷修瞪了他一眼,而后对老人抱歉一笑:“要香草的吧,谢谢。”

雷狮啧了一下,安迷修又转头问雷狮:“你不吃一个吗?”

“不吃。”

只是不吃另一个而已。雷狮暗自想着。



他们找了一个凳子坐下。安迷修伸出舌尖轻轻的舔了一下棉花糖。

真甜。

为了不让自己吃相太难看,安迷修选择用手一点一点的撕下棉花糖吃,入口即化的甜,过了一会感觉唇上有点黏黏的,手指上也是。安迷修不禁用舌尖舔了舔唇。

让一旁的雷狮看得心猿意马。

雷狮戳了戳安迷修,张口示意自己也要吃。安迷修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撕了一大块塞入雷狮口中,还嘀咕着:“刚刚问你吃不吃你还说不吃……”

雷狮感觉蔓延在舌尖的甜味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腻。

然后他坏心的从安迷修手中抢过了棉花糖并当着安迷修震惊的脸把它吃完了。

安迷修过了好久才回神,委屈顿时从心头涌上:“你你你这个恶党,刚刚要给你买你不要,现在来抢我的,我自己都还没吃够!”

果然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吧。

雷狮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还想吃?”

安迷修别过头不看雷狮。

雷狮感到有些好笑,难得安迷修露出这么孩子气的一面。他扳过安迷修的脸。

可能是感觉唇上糖的黏性有些不舒服,安迷修又不自禁地舔了一下唇。这个动作看得雷狮眼神暗了暗,哑着声音说了句:“那这次换我喂你。”然后趁着地偏人少吻上了安迷修的唇。

恩,甜的。

等一吻结束后,安迷修感觉自己已经熟了。他不敢去看雷狮的眼睛,眼神躲躲闪闪的。

真可爱。

雷狮再次想到。

他把安迷修拉到自己怀里,安迷修顺势把头埋在他的肩上,对方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料传入自己的身体。

雷狮想了想,问了句:“还想吃吗?”

安迷修闷闷的声音随之传来:“……闭嘴。”





因为安迷修手上感到粘黏,他们一起去了趟卫生间。水从指尖流过,安迷修突然升起小小的报复心,将手中的水尽数甩向雷狮。雷狮先是愣了几秒,嘴角张扬地说着:“好啊你个安迷修,竟敢偷袭我,真是幼稚的手法。”说着就将手中的水快速的泼向安迷修,弄得安迷修的白衬衫大半都湿尽。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更幼稚。


他们就这么用着公共的水互泼了对方一身湿。看着安迷修已经湿透的白衬衫贴在身上,精瘦的腰和蜜色的皮肤在衬衫下若隐若现。雷狮第一次觉得。

白衬衫真好。

随着一股清凉的风吹过,两人打了个喷嚏,然后一起光荣的感冒了。






这些事越回想,安迷修就感到自己的脸上更红了一些。

雷狮看着安迷修泛红的耳尖,似是知道了安迷修在想什么,拿过安迷修手里的棉花糖咬了一口,像上次那样扳过安迷修的脸吻了上去。

安迷修的唇很软。雷狮先是用自己唇摩擦着安迷修的唇,后来渐渐改吮吸,他轻轻了咬了下安迷修的唇,在安迷修渐松的牙关下趁虚而入,找到对方无处安放的舌头与之交缠着。安迷修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但还是搂上了雷狮的脖颈青涩的回应着。

雷狮有些惊讶的挑挑眉,接着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结束,两人唇间还拉了一道细细的银丝。雷狮一撤开,安迷修差点因为腿软摔在地上,还好雷狮手疾眼快地把安迷修捞住,扶住了安迷修的腰,让安迷修继续将双手搂在自己脖颈上。感受着安迷修搂着自己的手有些轻颤,看着他低着头大口喘着气,雷狮不禁好笑:这家伙连换气都不会吗?刚刚就一直这么憋着?

话也不住地从嘴里说出:“真笨。”

安迷修被亲的心神意乱,因为缺氧大口地呼吸,他感觉雷狮好像说了句什么,但自己没有听清。他抬起头,想用眼神暗示雷狮再说一遍,却不知道自己刚才被吻过,眼角有些泛红,眼中的翡翠湖泊几乎要漾出水光,脸颊通红,因为喘息微张的双唇,都让人想要再爱怜一番。

雷狮凑上去想要再吻安迷修一次,但被安迷修堪堪躲开。

感到手臂有点酸,安迷修慢慢地把自己的双手缩下,环住了雷狮的腰,将脸埋在雷狮的胸膛上。好像每次接完吻安迷修都会这样,大概是不想让雷狮看到满脸通红的自己。

“你刚刚说了什么?”安迷修闷闷的声音传来。

“我说你真可爱。”雷狮的回答与刚才截然不同。

安迷修哼了一声,闷闷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喂的棉花糖一点都不甜。”

“那以后就你来喂我吧。”雷狮轻笑。













































胡言乱语:安迷修真香

【雷安】共犯者(1)

前篇指路:(0)





预警:黑化安出没〔本章无

ooc属于我内含翻车原台词

找不到安哥的原台词我很痛心,在我死亡的记忆脑细胞中胡乱平凑,等凹凸重新上架改〕
















“你认为爱的极致是什么?”

“共犯有罪。”                                           

                                                                                           ——《为了N》









安迷修并没有因为凹凸大赛里水深火热的环境而放弃实行骑士道。恰好相反,他认为即使是在凹凸大赛这种残酷的环境下,仍然有人愿意坚守着善意,而这正是他的骑士道值得去守护的。

可有什么东西还是在改变。



在安迷修实行骑士道时,曾经那些熟悉的夸赞早已被声声嗤笑埋没。

“骑士道?那是什么?”

“在凹凸大赛里实行那什么所谓的骑士道?可别是个傻子吧。”

“还真有这样的傻子?”

“如果不是他幸运地拿到这么强的元力技能的话,以他这样的傻子,还能活到现在?”

“最后的骑士?噗嗤,可笑至极。”

“我打赌,这样的傻子最后怕不是要死在那些‘拖油瓶’手中。”

……




但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当着安迷修的面说出这些话。毕竟大赛第五的实力,可不是吹出来的。

可总有点意外。

而雷狮,就是这个意外。







初见雷狮时,安迷修就知道他们不会是同道人。狂傲的笑容,以利益为重的信念,永不会遵守秩序的性格,仿佛都在告诉别人,自己就是个恶党。安迷修是这样想的。
以至于从雷狮手中救下被当做“猎物”的参赛者,然后雷狮海盗团结下了梁子这些事,都是那么顺其自然。


恶和善总是对立面。




“我说安迷修,一直从我手下抢走这些鶸有意思吗?反正迟早会死。收收你那可笑的骑士道吧,在凹凸大赛里实行善意?你还不如早点滚吧,这连鶸都知道。”只有雷狮说出来了。
“在下所坚守的东西,不必由恶党来评价。恶党就是恶党,只顾个人的利益,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样的人,就由在下来铲除!”安迷修回答。








安迷修仍然每天都在帮助他人,从雷狮海盗团手下救出受伤的参赛者,遵守骑士道中度过。时间天天流逝,可他仍然没有找到灵魂。身上的绷带一直在增加,一直在换。除了安迷修本人,大概没人知道其中的缘由。

他总是微笑面对所有人。


“笑的太虚伪了。”

虚伪的让雷狮想去撕碎那副外表。显然雷狮做到了,安迷修只有在面对雷狮时,才会露出与平常截然相反的态度——不加掩饰的厌恶

真是有趣的蠢货。







将绷带在伤口处拉紧止血了以后,安迷修才找到有几块大碎石挡住光的地方休息。浓浓的血腥味久久不散,浓郁的令人想要做呕。空气中略微能听到喘息。现场的碎石和打斗的痕迹都在昭示着这里发生过怎样激烈的战争。

当时安迷修看到两位可爱的小姐正在被其他人包围着,看起来那两位小姐的实力并不弱,可寡不敌众,身上难免挂彩,看着马上就要被其他冷漠的参赛者夺取生命。

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陷阱,可安迷修似乎就是不知道。他从来都不会去想这些。

看到有人落难,身为骑士怎么可能袖手旁观,而且对方还是如此可爱的小姐。

所以在冲到两位小姐前,背对着她们正面着包围的人时,他并没有看到在背后的两位“受伤的”小姐勾起了嘴角。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


回报他的是正面包围者五花八门的元力技能和背后冰冷的匕首。






这是第几次了?

不知道。





为了应付包围者的攻击,安迷修的右手被一位小掷来的匕首划伤,血流不止。敏捷地躲开了另一位小姐的袭击,挡住了迎面而来的元力攻击。

只能速战速决。除了手上的伤口,他身上还有其他轻重不一的伤口,不能再耗下去。

设置陷阱的人显然又低估了大赛第五的实力,以为人多就会占有极大的优势,而且现在安迷修还了伤。

“这可是个好时机!大赛第五的积分想来是各位不敢想象的数字吧,只要能杀了他,那些大量的积分就是我们的了!你们还在等什么,一起上!”有人在包围者中喊了一句,应该是这次计划的策划者,听起来信心满满。

感觉与现在趴在地上声音颤抖的人完全不是一个人。

“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这不管我的事,都是他们策划的……对!就是他们!”这个策划者表情狰狞起来,手狠狠地指向其他和他一样趴在地上的人,嘶哑的声音尖锐了几分:“都是他们要这么干的……不是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人最自私的一面暴露无遗。

安迷修只是沉默地走开,他走的很艰难。

那些趴在地下的人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安迷修居然没有杀了他们。许久,有人才惊醒,说的第一句话却是:“为什么都这样了还没把他杀死。

拂过的风把这句话吹入安迷修的耳里。

却什么都没吹散,血腥味愈发的浓。





回忆到此为止。安迷修坐在被挡住光的碎石后调整,脸上的神情隐在阴影下。石后传出细碎的声响,应该是那些人离开的响动。现在,他们不会也不敢再来偷袭安迷修,谁都不想死。



“哟,这不是安迷修吗?看来这位最后的骑士在不久前,又‘乐意’地帮助了别人。可真是狼狈。”

听这嘲讽的语气安迷修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口吻。

“在下的事用不着恶党来操心,与其来这里嘲笑在下,还不如先管好自家的手下。”安迷修哑着声音说。

“操心?别把自己摆的太高了,我可不喜欢比我还嚣张的人。”

“随意。”

“怎么,安迷修,要打架吗?”

“关于讨伐恶党的事,在下随时奉陪。”



雷狮没有接话,看着坐在阴影里的安迷修。

好像什么都看不清。

舌尖舔了下有些干涸的唇角,绛紫色的眼里兴趣味毫不掩饰。

又好像发现了新的猎物。




【雷安】共犯者(0)

预警:黑化安出没〔本章无

很早以前就脑的一个

大概ooc

这个大概是起因〔吧???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笔文渣剧情渣

可能写的并不好,但还是希望你能读完

感谢你能花费时间点入我的故事

以上
























谦卑、诚实、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灵魂。

骑士八大美德是安迷修从被师傅收养开始就一直谨记的,作为一名骑士,他从小到大都按照这八个词来实行他的骑士道。

他做的非常好,这并不是自夸。

有人求助时他会及时出现出手帮助,遇到妇孺时他会主动询问是否需要帮助,见到衣衫褴褛的乞丐时他会毫不吝啬拿出大半的钱,轻轻地放入乞丐的碗中,对上乞丐感激或是贪婪的眼神时,他总是温柔一笑:“祝您好运。”

“他做的非常好。”

“他是个好人。”

“他是一个优秀的骑士。”

……

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么说的。



在师傅离开后,安迷修参加了凹凸大赛。

师傅离开的那天乌云密布,天空阴沉沉的却不下雨。厚厚的云层压在人的心头,明明吹过的风是阴冷的,但呼吸的空气却是让人感觉燥热。或许有人还祈祷过能下一场雨来把燥热驱散,可到最后没有见到一滴雨水。
在师傅的葬礼结束后,安迷修踏着星辰离开了这个熟悉的地方。人们是在两个星期都没有见到他的身影后才开始互相打听。

“那个骑士去参加凹凸大赛了。”

有人说出了答案。原本叽叽喳喳的人群先是沉默了一阵,接着爆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质问与疑惑。

“凹凸大赛?就是那个残忍的大赛?”

“他去干嘛?不要命了?”

“听说只要赢得凹凸大赛的人,就能获得一切,
并拥有与‘七神使’一样,代神统治世界的权力。”

“没想到安迷修是为了这个?”

“呵,就算是因为这个,他也不一定会胜利,凹凸大赛……可不是那么简单。”

质问与疑惑一直在被提出,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他们。

而身为热议话题中心的安迷修并不自知,自己离开后被贴上了这么多恶意的标签。当然他也无心去关注了。

师傅在世时一直是个伟大的骑士,他教会了安迷修如何成为一个骑士,在夜晚时一遍又一遍的教他读着骑士八大美德、八荣八耻和骑士宣言,他在安迷修很小时就要求安迷修背下骑士八大美德和骑士宣言,并让他在每天起床时对着旭日大声并真诚地说出那八个词,在某个天气很好的日子里把安迷修带到无人的教堂,将手中的剑放平后压单膝下跪的安迷修的右肩上,然后告诉他,他已经成为了一个骑士。简单而又沉重。

在剑压上安迷修右肩的那一刻,安迷修感到右肩沉重了许多,但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这是作为一个骑士应该承担的责任。

安迷修这样想。

而这次参加凹凸大赛的原因很简单

——找到灵魂。

安迷修是个优秀的骑士,他从小听从师傅的话,将那八个词铭记于心,并沿着这八个词来实行自己的骑士道。他几乎都做到了。谦卑、诚实、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他都明白而且做到并拥有。

可“灵魂”是什么?

师傅在世时安迷修就向师傅请教过,可师傅并不想平时那样笑着为他解答。

“别的我都可以为你解答,小骑士。唯独这个不行。”师傅望着晨曦回答他:“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你自己能找到。”

于是安迷修来到凹凸大赛。凹凸大赛的残酷他是一直知道的,为什么要来到大赛寻找灵魂,是安迷修自己都想不通的一件事。那时心里只有一句话:去到凹凸大赛,你就可以知道答案。










〔虽然很…但还是想要评论〕

〔想知道不足〕

〔谢谢你看到这〕

〔奔驰的车〕
车外
我喜欢做在奔驰的车里塞着耳机,看着车外飞驰而过的风景沉浸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