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埋骨.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想写一个让人感觉安静的故事,是性转。


雷和安是青梅青梅,从小就认识长大,小学初中高中都在同校同班,明明是认识了很久的青梅,雷和安的性格却截然相反,肆意和守矩,两个人成绩每每不相上下。雷喜欢吉他​,纯厚细腻的弦音在很多人耳里弹出的是自由放肆的感觉,透过吉他谱里的音符看到振翅排空的飞鸟,飞出墨绿黑漆的林间深处和翩翾粉翅开的孤蝶。而在安耳里的l的弦音在娓娓道来l的迷惘。

某个午后天气不错,金色的阳光越过半开的白色窗帘撒入室内,​雷和安难得的没有吵架。安正在听雷弹唱某首英文歌,雷的声音懒散沙哑,有点烟熏嗓的意味,一般来说的烟熏嗓有沧桑的感觉,兴许是因为年龄的关系,从雷沙哑性感的嗓音中安听到的是有压抑的迷茫,但似乎还压抑着其他东西,马上要破土而出。

“I, I, I.”

(我,我,我)

“Would hide, hide, hide.”

(会藏起来,藏起来,藏起来)

“If I could run, run, run that fast.”

(如果我能逃跑,逃,尽可能快地逃。 )



雷微微低着头,黑紫色的头发大部分被别到小巧白净的耳后,几缕发丝散落在精致的侧脸,潋下的眼睑藏住了雷那双紫罗兰的深邃眼眸,金光轻轻的撒到雷微翘的眼睑扑闪,眼睑轻颤着婆娑着金粉。安突然感觉心狠狠地颤了一下,心跳漏了一拍。

雷的手指不像一般女生的纤纤细手,她的手指骨节分明。安看着雷灵活的双手在细长的吉他弦上翻飞,从白净指尖流淌出的是弥漫浓雾和粼粼波光。

是雷一生要驱散冲破的厚重浓雾和安一生在浓雾中耀耀生辉的波光。





(是听歌时候突然浮现出来脑子里的一个片段,其实有点想写出岁月静好的感觉但我写不出来。大概是大纲的片段(假的大纲),应该会写完整的……吧)

【雷安】Will never change until death(一发完)

◆ ◇ 这是一个关于爱人之间的小故事(说了和没说一样

◆ ◇ 有轻微R18描写

◆ ◇ 感觉完全看不出来的总裁雷 × 非常明显花店店主安

◆ ◇ 全文1.1w+ HE 破镜重圆pa

◆ ◇ 感谢阅读




点我(换了微博是图链 长图流量党注意!)






—————————————————————我是分割线

这篇其实是我为了七夕写的(土下座
一直写写玩玩写写玩玩一直在磨……
磨到现在很抱歉,写的很慢但在用心写
我爱雷安!(大声表白
弱弱的说句迟来的七夕快乐(你好执着
希望看了以后各位能理解我想表达的就好orz
最后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雷安】至今我也不知道在午休的时候我为什么要那么早回到教室

◆ ◇ 第一人称视角注意

◆ ◇ 又是小(shadiao)段子吧

◆ ◇ 我流蜜汁知乎体



–匿名用户

我现在非常的气愤,但我不敢说出来。

让我来捋一捋发生了什么。今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对不起我跑题了。

今天午休的时候可能是因为我脑抽了,飞快地吃完饭后迅速地回到教室,虽然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当时这么早回去要干嘛。然后我就被制裁了。

到现在我都很庆幸还好我没眼睛闭着大脚一迈就这么走进教室。要不然现在你已经可以来问我医院的WiFi网速慢不慢了。

我在闭上眼的前一秒飞快地瞟了一眼教室,发现我们班的三好学生班长A和学校里头号不良L 居然还在教室里面。我当时还傻傻想这两个人不吃饭的吗。

现在想想我真是个沙雕。

然后我就这么站在门口(别问我他们为什么没发现我因为我在教室后门),A趴在自己的桌子上,应该是在睡觉,然后L坐在A 旁边手撑脸看着A ,再然后我看到了让我狗眼一瞎的场面(我发誓我真的还想看到)

L亲了一下A 露在胳膊外的脸。

……

……

……

我看到了什么???亲了?哦对了,他俩都是男生。

我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脑补出了万字狗血LA同人文。

别问我为什么是LA ,因为LA最好嗑,实不相瞒我的真实身份其实是LA站姐,对就是那个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站姐。

我僵硬地站在后门看着教室里面的两个人,L亲完后就往前门出去了,应该是去买饭,我在L出门的瞬间闪身进入教室。

还好我这次也没发出声音。

因为A其实没睡着,没睡着。然后我看见了A露出棕色头发的耳尖红的厉害。

然后?没有然后了。



我:冷漠 jpg.



发布于 2018–8–11

赞同 21k                    评论 13k



【雷安】安迷修一脸懵逼并且他的屁股还在隐隐作痛

◆ ◇一个沙雕段子(bushi

今天安迷修终于下定了一个决心——和雷狮搭话。不是他没有志气,而是他觉得雷狮压根不认识他,而且他那点薄的像纸面的脸皮也不允许他做出什么太过激的事情。

于是雷狮就遇到了下面的场面。

“那……那个!雷狮同学,我们可以做朋友吗?!”安迷修脸都要低到地板上给自己降温了。

雷狮看着安迷修眼底满是兴味,这个一愣一愣的呆骑士还有点意思,经常可以看到他自以为掩饰的很好的小眼神小动作没被发现。再看现在对方低着头露出了藕白纤细的后颈,但因为害羞后颈靠发的皮肤白里透红,从看着就想好好蹂躏一下的棕色软毛的两绺鬓发旁露出泛红的耳尖似乎要滴出血水。

猎人牢牢地控制住自己的猎物。

全校都知道安迷修喜欢雷狮,包括雷狮自己,全校还知道雷狮也喜欢安迷修,但安迷修不知道。

于是雷狮扬了扬嘴角,把头凑到安迷修耳边吹了一口气,感受到对方的激灵后低沉一笑,然后缓慢地纠正道:“不对,应该是‘朋友,我们可以做吗。’ ”

–fin.


【雷安】记一个小小的爱情故事


我曾有幸见证过两位男士的爱情。

你看的没错,两位男士。

最初是以其中一方的暗恋开始的。这里先声明一下我的身份,我是暗恋方的一段时间邻居兼后桌,本体女。我在这里称就暗恋方为a,被暗恋方为l。

a是在初中的时候搬到我家旁边了一段时间,不过大概一年半后又搬回到以前在的地区,原因不知道。听a和我说他以前的邻居是l,两人略微有点竹马竹马的意思。a大概是在初一的时候开始暗恋,而作为从初中一直延续到高中后桌的我完美见证了a的心酸暗恋。

可能是因为我看起来面善像可以倾诉并真的会帮人保守秘密,又或是因为我是腐女。总之暗恋l的事是a自己告诉我的,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我也大体了解。但不得不说的是,不知情的人大概永远都想不到这两人居然会在一起。

a和l一直都是死对头,而且是那种各个方面都看不惯对方的死对头。

a信奉骑士道,喜欢帮助弱小帮助妇女惩恶扬善,最看不惯的就是l。

l自称海盗,随心所以做什么事都只看自己的心情,而恰好最看不惯a。

所以a到底怎么喜欢上l的?

不知道。

我不知道,他说他也不知道。也对,喜欢一个人哪需要什么理由。理由就是我喜欢你我很想和你在一起。

相信有过暗恋的各位都能体会到暗恋的滋味吧。那样的感觉真的太难受了,当然我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来说的。因为在我眼中正在暗恋l的a,真的太惨了。a暗恋了l六年,他以为l不知道,但我知道,l肯定知道,尽管a已经把这份感情藏的很隐秘很小心,如果不是a告诉我其实我也发现不了。但l还是看出来了。过了很久之后我才猛然醒悟或许这就是独属于两人的默契。

a非常喜欢l,然后在暗恋的道路上踽踽独行,一路无光。他深知这份感情注定不能传递的,先不说他觉得l就不可能喜欢自己,或许来自死对头的这份感情还会让l感到恶心嗤笑,不是人人都能接受同性恋。如果真的有一天纸被捅破饱受议论的人不只是a自己,还有l。

所以a看着l从初中到高中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女朋友,也许是青春乖巧的(但这种类型出现次数是最少的且交往时间很短),也许是性感妩媚的。我还记得有次a和我撞见过l和他的女友并肩走在一起,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a转头对我说道:“果然,他们两个人很般配吧。”我正想开口反驳,a又继续说道:“可以站在他身边那个位置的人很多,但那个人永远不会是我。”

想说的字眼像是突然烟消云散,刚要发出的声音也被扼杀在嗓子里。我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说出什么。他原本充满蓬勃生机,时不时还会发光的绿色眸子铺满了灰尘,像是一池盎然的翡翠湖泊被灰色大雾笼罩覆盖,我从中竟然找不出一丝光亮。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a很可怜。

因为他一直被蒙在鼓里,不是被别人,是被他自己。他一直不愿意,或者说不敢去相信l会喜欢他。

但事实如此。

l一直知道,并且l也剪头a,但或许l藏的更深,或许是a自己蒙住了自己的双眼。l的女友是因为a才找的,可能最开始l是因为觉得好玩或是真的想找,但后来,我敢肯定,l找女朋友是想看a能忍到什么时候,为什么暗恋还不来表白。

为什么我敢肯定?因为我看到了。

a和l是同桌,作为后桌的我完全可以看见前面这两个人的事情。a会在l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转头看一眼l,我在他侧脸的眼里看到的是藏不住喜欢,也只有在l不注意的时候a的眼里才敢流露这样的神色。因为我本身就知道a喜欢l,所以这并不奇怪。

让我比较震惊的是,很多次我看到在a不注意的时候,l看向a眼里的情绪。我并不陌生,因为我经常在a眼中看到——喜欢。我当时震惊了有一阵,假装看书的时候书也拿反了。不过转念一想,就算a藏的隐秘,但l是谁?是海盗,还是是会狩猎的海盗,要有细致的观察力,足够的信心才和异于常人的耐心才足以狩猎成功。

我曾经委婉地向a说过或许l也喜欢你呢。a只是把头摇的厉害说绝对不可能。

我之前说过l换女朋友的原因,他在等。但他可能想的太浅了,不过更多的应该是他想法出发的角度就和a完全不一样。总之直到高中毕业l也没等到a的告白。然后一直到大学。

上天让我出生可能就是为了让我从头到尾的见证a和l的感情历程。于是我大学又很幸运的和a在同一个一个大学同一个一个系同一个一个班。记得当时a知道了还很开心的和我拥抱,然后我在a背后有点远的地方看到了l像是搬煤回来的脸。

为什么l会在?因为a在这里。

不过这个时候a和我说他大概要放弃了,暗恋一个人太累了。但我知道不可能。因为a不可能放弃l,l更不可能放弃a。

所以在a蒙蔽自己正要结束辛辛苦苦的暗恋道路时,l和a告白了。

后来a和我描述了下当时的场景,十分平淡,没有所谓的玫瑰蜡烛,没有所谓的深情告白,就非常简单的一句话。

“我喜欢你。”

一点也不浪漫,虽然这确实是告白的一种,但和其他准备了各种各样让人眼花缭乱的告白礼物,告白情话的告白方式相比,真的算不上浪漫。

但我知道,在a眼里,这句话就是a一辈子的浪漫。虽然已经决定想要放弃,但还是会因为一句话而沦陷。a当时和我说,就像自己已经做好准备要坠入平静的深渊了,而有个人一定要你不得安宁,他把平静的深渊搅的混乱,然后趁机又把你拉入另一个深渊,l的深渊,然后就此沦陷,心甘情愿。

现在我也要大学毕业了,因为l的原因我自觉的和a疏远了一点,我可不想引火上身。但之间的交流还是有的。

前几天遇到了l,这次轮到我独自一人撞到l和别人走在一起了,但那个别人是a。a看见我对我笑了一下,充满绿意的眼眸半眯起来弯成一对月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阳的原因,我仿佛能从这朦胧的绿意中看到折射出来的光,但我觉得,这应该是看到他身边那个因为他对我笑而看着我的眼神像刀锋一样嗖嗖射过来的黑发男人时,他眼底折射出来的幸福的光。

然后a和l离开了,我看着他们两个并肩走在一起的背影,想起很久之前a看着l和他女友并肩离开的身影和我说的两句句话:“果然,他们两个人很般配吧。”和“可以站在他身边那个位置的人很多,但那个人永远不会是我。”

a和l并肩的背影是比当时我看到的l和女友的更加般配,或者重新来说,两者根本没法比,因为他们两个本来就是天生绝配。

而且真正可以站在l身边的人只有a一个,也只会是a一个,那个位置是为a打开的,也只属于a。

而a身边的位置,一直都是属于l的。

因为那是海盗的不惜一切都要找到的最珍贵的宝藏,也是骑士在宣读骑士宣言时的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 fin.


看到雷安第一名是新上榜……
哭了我永远爱雷安

Comicup魔都囧猫娘:

#CP22# 本子人气排行大盘点】CP / 圈子 / 新刊 榜单
CP22的人气CP&圈子前十排行中有你喜欢的作品吗?
*榜单排名按CP22本子量统计数据排行。

〓CP-TOP10〓#总数榜# 
第十名 —— 狗崽
第七名 —— 维勇(并列)
第七名 —— 瑞金(并列)
第七名 —— 酒茨(并列)
第六名 —— 锤基
第五名 —— 瓶邪
第四名 —— 周叶
第三名 —— 安雷
第二名 —— 喻黄
第一名 —— 雷安

〓圈子-TOP10〓#总数榜# 
第十名 —— 盗墓笔记
第九名 —— 我的英雄学院
第八名 —— 剑网3
第七名 —— FATE系列
第六名 —— 阴阳师
第五名 —— 刀剑乱舞
第四名 —— 东方Project
第三名 —— 原创
第二名 —— 凹凸世界
第一名 —— 全职高手

〓圈子-TOP5〓#新刊榜# 
第五名 —— 我的英雄学院
第四名 —— FATE系列
第三名 —— 原创
第二名 —— 凹凸世界
第一名 —— 全职高手

快转发应援你支持的CP或圈子吧!

【雷安】糖

◇ 是的你猜对了我就是不会取名字

◇ 雷安已交往前提

◇ 还是无脑甜

◇ ooc属于我

◇ 感谢喜欢







夏日炎炎。

大概是最近感冒的原因,今早安迷修罕见的起晚了。等他匆匆忙忙地洗漱好跑到操场时,学生们已经准备开始跑早操了。早操要跑四圈,对于平时的安迷修来说相当于锻炼身体(本来就是在锻炼身体),可因为感冒,还因为赶时间,安迷修没吃早点。

跑完走向教室的途中安迷修有那么一阵眩晕,眼前突然黑了一下,头皮和手有点发麻。安迷修想自己可能是有点低血糖,想趁还没打铃去买个面包。大概是要为后面的剧情做铺垫,我们的铃声先生欢快地打响。作为品学兼优、做事严谨的学生会主席加A班班长,我们的安迷修同学为了遵守纪律,肯定是忍着眩晕感老老实实的跑回教室。

高中的生活枯燥而又充实,比较难熬的是夏天在教室里坐一整天,教室里没有空调,开着的窗子外吹进来的风都是燥热的。上课的时候很少听到讲话的声音,更多的是笔在写字的唰唰声。高中的书多,很多学生都会把书摞在课桌上,安迷修也一样,他买了书立,把书整齐地放好。也因为书多,老师的视线很多时候都会被挡住,学生有时候上课躲在书后面趴在课桌上睡觉也看不见。

安迷修绷直着腰,微微仰头听着老师声音没有起伏的讲课,看着黑板上老师写的板书,时不时低下头做着笔记。刚才的眩晕感好了点,可他现在已经开始冒冷汗,因为夏天的燥热,他脸上有些红晕,还感觉嘴里有点干燥。明明是夏天,安迷修的背后却一直在冒冷汗,冷汗沾湿背后的校服白衬衣,双手发麻而又冰冷,嘴唇因为低血糖有些发白。

好冷。

安迷修感觉自己有点发颤,放下笔双手交叉抱了抱自己的双臂。

作为同桌雷狮先发现了安迷修的不对劲,他用手碰了碰安迷修的手,冰冷一片,还感觉到安迷修的发颤,嘴唇发白,脸上还带着红晕。

“你这是……低血糖?”雷狮用手扶上安迷修的额头,虽然脸上带着红晕但额头却满是冷汗。

“好像是吧。”安迷修感觉还有点头晕,等雷狮撤回手后用自己的手按了按太阳穴的位置。

“说你傻你还是真的傻,你不会去买点吃的吗?”雷狮的声音有点大,引得在写板书老师转回来瞪了一眼。

安迷修撇了撇嘴没有回答。

雷狮啧了一声,不知道在哪里找出来一颗糖丢给安迷修:“傻逼骑士,下课跟我出去。”他本来现在就想拉着安迷修跑出去买吃的,可问题是安迷修肯定不会出去,说不定还要唠叨他一番。雷狮烦躁地扯了扯头巾。

上课本来是不应该吃东西,可考虑到他现在的情况……安迷修接住雷狮丢过来的糖,纠结了一下还是剥开了糖纸,一股淡淡的奶香味钻入安迷修的鼻尖。

安迷修:???

他噗嗤笑了一声:“哈哈哈雷狮没想到你还会吃奶糖,你是还没长大吗哈哈哈哈哈。”当然说话的声音贼小。

但雷狮能听清楚。

雷狮:???我随便抓了一把哪知道有什么奶糖,好心给你这个傻逼骑士吃有什么好笑的

雷狮觉得他的脸现在肯定像挖煤回来了一样。

安迷修看着雷狮黑下来的脸色急急地憋住笑,把糖送入嘴中,奶糖是硬软糖,咬了一口奶香味在口中四溢,虽然好像并没有多大的作用,但安迷修感觉似乎没有刚才难受了。

其实离下课也只有几分钟,这也是雷狮没有在上课就拉着安迷修跑的原因之一,如果时间还很长的话,就算安迷修不同意,雷狮也不介意自己出去买了给他。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老师合上书宣布。

雷狮拿上自己的校服外套,立马拉着安迷修走出教室,无视了班里一些女生“慈爱”的目光。

“哎哎恶党,你走慢点啊。”安迷修感觉那股眩晕感又来了。走在前面的雷狮回过头看了一眼安迷修,定下脚步啧了一声,说了句:“麻烦”,让安迷修去学校走道边树下的凳子上坐着等他,自己向学校里的小卖部跑去。

安迷修做在凳子上,夏日专属的毒辣阳光被树木茂盛的绿叶挡住了七七八八,地上看得见斑驳的树影,有些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到安迷修的身上,可安迷修还是感觉很冷,他有点懊恼早上因为天气热没有拿校服外套。

突然一件外套被盖到安迷修头上,眼前站着一个人,安迷修很熟悉外套上的味道,而眼前的更不用说是谁。安迷修把外套从头上拉下来穿在身上,因为外套主人的身高比自己高,安迷修穿着的校服外套有些大。

“有你这么照顾男朋友的吗?”安迷修有点不满。

雷狮被安迷修的直白搞得有点愣,不过他随即反应过来道:“哦,是吗?那看来我要好好‘照顾’一下你嘛。”

安迷修先是有些不明白,想了一下后顿时满脸通红:“恶……恶党,我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面都在想些什么。”

当然是在想怎么上你啊。雷狮心里不屑的想到。嘴上的话却答非所问:“你才是在想什么脸这么红,哟,没想到我们的班长大人居然对着别人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黄料。”

“你又不是别人。”安迷修显然抓错了重点,小声说了句。

雷狮突然觉得有个叫安迷修的人在他的心上射了一箭,没入心里。他感觉自己脸上似乎少有地发热,心里只有一个字——

雷狮把买的面包和牛奶塞给安迷修,虽然雷狮自己喜欢吃一些垃圾食品,但安迷修生病了,肯定是不可能给他吃那些垃圾食品的。

安迷修感觉自己有些诧异又有些欣慰:雷大爷终于会买不是垃圾食品的食物了。

在等安迷修吃的时候,雷狮坐在他旁边,不知道又从哪里翻出了一颗糖,薄荷味的。这节课下课的时间有点长,他们也不急着回去。虽然是高中,下课后还是有人出来活动,不过他们坐的这个地方几乎没有人经过,雷狮听说这里的摄像头正在维修。

看了看身边正在喝着牛奶的安迷修。安迷修比刚才好了点,嘴唇也没有刚才那么白,额角的冷了下来,经过侧脸,藕白的脖颈……后面的肌肤被衣服严实的盖住。安迷修做事非常严谨,就算是炎热的夏天,他也只是不穿校服外套,而校服衬衫的纽扣永远是认真的扣到最上面的一扣。

雷狮感觉口有点干,动了动喉结,示意安迷修先把牛奶放下。安迷修歪了歪头表示疑惑,回答他的是一个吻。

雷狮扣住安迷修的后脑勺,平常看似扎手的棕发意外的柔软。这个吻最开始并不深,雷狮轻轻的吮吸着安迷修的唇,对方口中的奶香味经过亲吻穿入雷狮的口中,还夹杂着一些面包的麦香。安迷修先是愣了一下后开始挣扎,嘴里模糊地说着:“我在感冒……快停……”话还没说完雷狮就加强了攻势。

灵活的舌尖撬开对方的牙齿后开始霸道的进攻,仿佛要安迷修口中都充满他的气息,舌尖扫过对方口中的任何一处,雷狮口中因为先前吃了糖而充满薄荷味的气息穿入安迷修口中,薄荷的清凉似乎赶走了一丝夏日的炎热。两人的舌尖交缠在一起,像是在搏斗又像是在调情。

一吻结束,两人的嘴边拉开了一道色情的银丝。雷狮掠夺般的攻势成功让安迷修软了点身子,安迷修红着脸推开雷狮,低下头大口地喘息。雷狮则满意的看着对方害羞的样子。

“雷狮你干嘛……我感冒了你知不知道?”安迷修喘着气说。

“当然知道啊,我可不像你这么笨。”雷狮心情大好,愉悦的吹了声口哨。

“那你还!”安迷修有点生气,“你生病了怎么办?”

“我就是为了和你一样生病。”雷狮撒着谎脸不红心不跳,“这样就能随时亲你了。”后面这句话才是真心话。



















不要问我为什么安哥的室友没有叫他起床,因为我也不知道。

【雷安】Spun sugar

¤ 无脑小甜饼出没

¤ 梗非常老就是自我满足下…

¤ 掉落的小短篇

¤ ooc属于我

¤ 不会写吻戏 我是咸鱼

¤ 谢谢喜欢















安迷修最近喜欢上了棉花糖。

他站在摊子旁边,看着老人用一根细长的木条在机器上绕圈,最开始撒下的糖精已经被烘热,糖丝从机器的圆口中飘出,层层包裹在木条上。

尽管看过制作过程很多遍,安迷修还是觉得很奇妙。

接过老人手中飘着香气的棉花糖,安迷修付钱道了声:“谢谢。”便转身走向一旁在树荫下玩手机的雷狮。

雷狮用余光瞟到向自己走来的安迷修。手里拿着个用棍子插着的蓬松的白球,看着白球的样子,好像下一秒嘴角就会流出口水,走的途中差点被石子绊倒。

虽然很夸张,但事实如此,真是个蠢的。

看着眼前一脸傻样的安迷修,雷狮收起手机,勾了勾唇角,看起来似乎有点愉悦。

“好了?”

“嗯。”

“走了。”

“你要吃吗?”

“不吃,甜。”

安迷修不满地哼了一声,小声嘀咕着:“就是甜才好吃啊……嫌甜上次还和我抢了吃……”嘀咕着猛然似是想起什么,蜜色的脸上迅速染上一层红晕。为了挡住雷狮看过来的视线咬了一口蓬松的棉花糖后就着棉花糖“较大”的体积遮住了自己的脸。只留给雷狮泛红的耳尖。

蓬松的棉花入口即化,甜味在舌尖散开,却萦绕着舌尖不肯散尽。还有另一丝甜味随着呼吸散进心里。







安迷修想起第一次和雷狮买棉花糖的事。

那时他们刚在一起不久,正好考完试放假,小情侣间不应该趁这段时间做点什么吗?当然要。于是他们开始了在一起后的第一次约会。

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两人见了面就开始互掐。雷狮嫌弃地看着安迷修的白衬衫吐槽安迷修是不是只有这一件衣服,换来安迷修的一顿打。相处模式好像和没在一起之前相同。

如果忽视雷狮眼里的笑意和安迷修微红的耳尖。

两人并肩走在街上,一路无言但并不感到尴尬。安迷修的眼神不觉瞟向雷狮却撞入绛紫的星辰里。雷狮在看安迷修。

看到安迷修偷瞄自己被发现而瞬间偏回的头和涨红的脸,雷狮愉悦地勾了勾唇角,凑近安迷修发红的耳朵吹了口气:

“想看你男朋友就直说,给你看个够。”

耳边吹来的气让耳朵痒痒的,伴随着雷狮磁性的声音。安迷修感觉再这样下去可能就要被自己的自动发热功能给烤熟。正好看到前面有个公园,为了掩饰自己也知道掩饰不了的脸红,安迷修胡乱抓住雷狮的手,含糊的说了句:“我们去公园。”后拉着雷狮就往公园快步走去。

看着安迷修已经红了的脖颈和牵着自己的手,手心里传来的温度无不昭示着对方害羞。反握住了对方的手,雷狮好心的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

真可爱。

雷狮愉悦的想着。

进了公园安迷修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可脸上的红晕还未消尽,他轻咳一声想转身和雷狮说话,却看见了不远处一对情侣站在一个摊位旁说笑,摊主老人手中的木条在不停地转动,将糖丝吸起做成棉花糖。显然是为这对情侣做的。

雷狮顺着安迷修的目光看到了摊位,挑了挑眉:“想吃?”

安迷修犹豫了一下,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说安迷修,没想到你这么幼稚,都多大了还想吃棉花糖。”雷狮虽然嘴里吐槽着,但还是反拉安迷修走向摊位。

“老板,要一个棉花糖,味道随便。”从来不吃这类食品的雷狮随口说到。

安迷修瞪了他一眼,而后对老人抱歉一笑:“要香草的吧,谢谢。”

雷狮啧了一下,安迷修又转头问雷狮:“你不吃一个吗?”

“不吃。”

只是不吃另一个而已。雷狮暗自想着。

他们找了一个凳子坐下。安迷修伸出舌尖轻轻的舔了一下棉花糖。

真甜。

为了不让自己吃相太难看,安迷修选择用手一点一点的撕下棉花糖吃,入口即化的甜,过了一会感觉唇上有点黏黏的,手指上也是。安迷修不禁用舌尖舔了舔唇。

让一旁的雷狮看得心猿意马。

雷狮戳了戳安迷修,张口示意自己也要吃。安迷修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撕了一大块塞入雷狮口中,还嘀咕着:“刚刚问你吃不吃你还说不吃……”

雷狮感觉蔓延在舌尖的甜味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腻。

然后他坏心的从安迷修手中抢过了棉花糖并当着安迷修震惊的脸把它吃完了。

安迷修过了好久才回神,委屈顿时从心头涌上:“你你你这个恶党,刚刚要给你买你不要,现在来抢我的,我自己都还没吃够!”

果然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吧。

雷狮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还想吃?”

安迷修别过头不看雷狮。

雷狮感到有些好笑,难得安迷修露出这么孩子气的一面。他扳过安迷修的脸。

可能是感觉唇上糖的黏性有些不舒服,安迷修又不自禁地舔了一下唇。这个动作看得雷狮眼神暗了暗,哑着声音说了句:“那这次换我喂你。”然后趁着地偏人少吻上了安迷修的唇。

恩,甜的。

等一吻结束后,安迷修感觉自己已经熟了。他不敢去看雷狮的眼睛,眼神躲躲闪闪的。

真可爱。

雷狮再次想到。

他把安迷修拉到自己怀里,安迷修顺势把头埋在他的肩上,对方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料传入自己的身体。

雷狮想了想,问了句:“还想吃吗?”

安迷修闷闷的声音随之传来:“……闭嘴。”



因为安迷修手上感到粘黏,他们一起去了趟卫生间。水从指尖流过,安迷修突然升起小小的报复心,将手中的水尽数甩向雷狮。雷狮先是愣了几秒,嘴角张扬地说着:“好啊你个安迷修,竟敢偷袭我,真是幼稚的手法。”说着就将手中的水快速的泼向安迷修,弄得安迷修的白衬衫大半都湿尽。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更幼稚。

他们就这么用着公共的水互泼了对方一身湿。看着安迷修已经湿透的白衬衫贴在身上,精瘦的腰和蜜色的皮肤在衬衫下若隐若现。雷狮第一次觉得。

白衬衫真好。

随着一股清凉的风吹过,两人打了个喷嚏,然后一起光荣的感冒了。




这些事越回想,安迷修就感到自己的脸上更红了一些。

雷狮看着安迷修泛红的耳尖,似是知道了安迷修在想什么,拿过安迷修手里的棉花糖咬了一口,像上次那样扳过安迷修的脸吻了上去。

安迷修的唇很软。雷狮先是用自己唇摩擦着安迷修的唇,后来渐渐改吮吸,他轻轻了咬了下安迷修的唇,在安迷修渐松的牙关下趁虚而入,找到对方无处安放的舌头与之交缠着。安迷修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但还是搂上了雷狮的脖颈青涩的回应着。

雷狮有些惊讶的挑挑眉,接着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结束,两人唇间还拉了一道细细的银丝。雷狮一撤开,安迷修差点因为腿软摔在地上,还好雷狮手疾眼快地把安迷修捞住,扶住了安迷修的腰,让安迷修继续将双手搂在自己脖颈上。感受着安迷修搂着自己的手有些轻颤,看着他低着头大口喘着气,雷狮不禁好笑:这家伙连换气都不会吗?刚刚就一直这么憋着?

话也不住地从嘴里说出:“真笨。”

安迷修被亲的心神意乱,因为缺氧大口地呼吸,他感觉雷狮好像说了句什么,但自己没有听清。他抬起头,想用眼神暗示雷狮再说一遍,却不知道自己刚才被吻过,眼角有些泛红,眼中的翡翠湖泊几乎要漾出水光,脸颊通红,因为喘息微张的双唇,都让人想要再爱怜一番。

雷狮凑上去想要再吻安迷修一次,但被安迷修堪堪躲开。

感到手臂有点酸,安迷修慢慢地把自己的双手缩下,环住了雷狮的腰,将脸埋在雷狮的胸膛上。好像每次接完吻安迷修都会这样,大概是不想让雷狮看到满脸通红的自己。

“你刚刚说了什么?”安迷修闷闷的声音传来。

“我说你真可爱。”雷狮的回答与刚才截然不同。

安迷修哼了一声,闷闷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喂的棉花糖一点都不甜。”

“那以后就你来喂我吧。”雷狮轻笑。











































胡言乱语:安迷修真香

〔奔驰的车〕
车外
我喜欢做在奔驰的车里塞着耳机,看着车外飞驰而过的风景沉浸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