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埋骨.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雷安】Spun sugar

¤ 无脑小甜饼出没

¤ 梗非常老就是自我满足下…

¤ 掉落的小短篇

¤ ooc属于我

¤ 不会写吻戏 我是咸鱼

¤ 谢谢喜欢















安迷修最近喜欢上了棉花糖。

他站在摊子旁边,看着老人用一根细长的木条在机器上绕圈,最开始撒下的糖精已经被烘热,糖丝从机器的圆口中飘出,层层包裹在木条上。

尽管看过制作过程很多遍,安迷修还是觉得很奇妙。

接过老人手中飘着香气的棉花糖,安迷修付钱道了声:“谢谢。”便转身走向一旁在树荫下玩手机的雷狮。

雷狮用余光瞟到向自己走来的安迷修。手里拿着个用棍子插着的蓬松的白球,看着白球的样子,好像下一秒嘴角就会流出口水,走的途中差点被石子绊倒。

虽然很夸张,但事实如此,真是个蠢的。

看着眼前一脸傻样的安迷修,雷狮收起手机,勾了勾唇角,看起来似乎有点愉悦。

“好了?”

“嗯。”

“走了。”

“你要吃吗?”

“不吃,甜。”

安迷修不满地哼了一声,小声嘀咕着:“就是甜才好吃啊……嫌甜上次还和我抢了吃……”嘀咕着猛然似是想起什么,蜜色的脸上迅速染上一层红晕。为了挡住雷狮看过来的视线咬了一口蓬松的棉花糖后就着棉花糖“较大”的体积遮住了自己的脸。只留给雷狮泛红的耳尖。

蓬松的棉花入口即化,甜味在舌尖散开,却萦绕着舌尖不肯散尽。还有另一丝甜味随着呼吸散进心里。







安迷修想起第一次和雷狮买棉花糖的事。

那时他们刚在一起不久,正好考完试放假,小情侣间不应该趁这段时间做点什么吗?当然要。于是他们开始了在一起后的第一次约会。

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两人见了面就开始互掐。雷狮嫌弃地看着安迷修的白衬衫吐槽安迷修是不是只有这一件衣服,换来安迷修的一顿打。相处模式好像和没在一起之前相同。

如果忽视雷狮眼里的笑意和安迷修微红的耳尖。

两人并肩走在街上,一路无言但并不感到尴尬。安迷修的眼神不觉瞟向雷狮却撞入绛紫的星辰里。雷狮在看安迷修。

看到安迷修偷瞄自己被发现而瞬间偏回的头和涨红的脸,雷狮愉悦地勾了勾唇角,凑近安迷修发红的耳朵吹了口气:

“想看你男朋友就直说,给你看个够。”

耳边吹来的气让耳朵痒痒的,伴随着雷狮磁性的声音。安迷修感觉再这样下去可能就要被自己的自动发热功能给烤熟。正好看到前面有个公园,为了掩饰自己也知道掩饰不了的脸红,安迷修胡乱抓住雷狮的手,含糊的说了句:“我们去公园。”后拉着雷狮就往公园快步走去。

看着安迷修已经红了的脖颈和牵着自己的手,手心里传来的温度无不昭示着对方害羞。反握住了对方的手,雷狮好心的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

真可爱。

雷狮愉悦的想着。

进了公园安迷修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可脸上的红晕还未消尽,他轻咳一声想转身和雷狮说话,却看见了不远处一对情侣站在一个摊位旁说笑,摊主老人手中的木条在不停地转动,将糖丝吸起做成棉花糖。显然是为这对情侣做的。

雷狮顺着安迷修的目光看到了摊位,挑了挑眉:“想吃?”

安迷修犹豫了一下,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说安迷修,没想到你这么幼稚,都多大了还想吃棉花糖。”雷狮虽然嘴里吐槽着,但还是反拉安迷修走向摊位。

“老板,要一个棉花糖,味道随便。”从来不吃这类食品的雷狮随口说到。

安迷修瞪了他一眼,而后对老人抱歉一笑:“要香草的吧,谢谢。”

雷狮啧了一下,安迷修又转头问雷狮:“你不吃一个吗?”

“不吃。”

只是不吃另一个而已。雷狮暗自想着。

他们找了一个凳子坐下。安迷修伸出舌尖轻轻的舔了一下棉花糖。

真甜。

为了不让自己吃相太难看,安迷修选择用手一点一点的撕下棉花糖吃,入口即化的甜,过了一会感觉唇上有点黏黏的,手指上也是。安迷修不禁用舌尖舔了舔唇。

让一旁的雷狮看得心猿意马。

雷狮戳了戳安迷修,张口示意自己也要吃。安迷修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撕了一大块塞入雷狮口中,还嘀咕着:“刚刚问你吃不吃你还说不吃……”

雷狮感觉蔓延在舌尖的甜味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腻。

然后他坏心的从安迷修手中抢过了棉花糖并当着安迷修震惊的脸把它吃完了。

安迷修过了好久才回神,委屈顿时从心头涌上:“你你你这个恶党,刚刚要给你买你不要,现在来抢我的,我自己都还没吃够!”

果然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吧。

雷狮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还想吃?”

安迷修别过头不看雷狮。

雷狮感到有些好笑,难得安迷修露出这么孩子气的一面。他扳过安迷修的脸。

可能是感觉唇上糖的黏性有些不舒服,安迷修又不自禁地舔了一下唇。这个动作看得雷狮眼神暗了暗,哑着声音说了句:“那这次换我喂你。”然后趁着地偏人少吻上了安迷修的唇。

恩,甜的。

等一吻结束后,安迷修感觉自己已经熟了。他不敢去看雷狮的眼睛,眼神躲躲闪闪的。

真可爱。

雷狮再次想到。

他把安迷修拉到自己怀里,安迷修顺势把头埋在他的肩上,对方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料传入自己的身体。

雷狮想了想,问了句:“还想吃吗?”

安迷修闷闷的声音随之传来:“……闭嘴。”



因为安迷修手上感到粘黏,他们一起去了趟卫生间。水从指尖流过,安迷修突然升起小小的报复心,将手中的水尽数甩向雷狮。雷狮先是愣了几秒,嘴角张扬地说着:“好啊你个安迷修,竟敢偷袭我,真是幼稚的手法。”说着就将手中的水快速的泼向安迷修,弄得安迷修的白衬衫大半都湿尽。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更幼稚。

他们就这么用着公共的水互泼了对方一身湿。看着安迷修已经湿透的白衬衫贴在身上,精瘦的腰和蜜色的皮肤在衬衫下若隐若现。雷狮第一次觉得。

白衬衫真好。

随着一股清凉的风吹过,两人打了个喷嚏,然后一起光荣的感冒了。




这些事越回想,安迷修就感到自己的脸上更红了一些。

雷狮看着安迷修泛红的耳尖,似是知道了安迷修在想什么,拿过安迷修手里的棉花糖咬了一口,像上次那样扳过安迷修的脸吻了上去。

安迷修的唇很软。雷狮先是用自己唇摩擦着安迷修的唇,后来渐渐改吮吸,他轻轻了咬了下安迷修的唇,在安迷修渐松的牙关下趁虚而入,找到对方无处安放的舌头与之交缠着。安迷修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但还是搂上了雷狮的脖颈青涩的回应着。

雷狮有些惊讶的挑挑眉,接着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结束,两人唇间还拉了一道细细的银丝。雷狮一撤开,安迷修差点因为腿软摔在地上,还好雷狮手疾眼快地把安迷修捞住,扶住了安迷修的腰,让安迷修继续将双手搂在自己脖颈上。感受着安迷修搂着自己的手有些轻颤,看着他低着头大口喘着气,雷狮不禁好笑:这家伙连换气都不会吗?刚刚就一直这么憋着?

话也不住地从嘴里说出:“真笨。”

安迷修被亲的心神意乱,因为缺氧大口地呼吸,他感觉雷狮好像说了句什么,但自己没有听清。他抬起头,想用眼神暗示雷狮再说一遍,却不知道自己刚才被吻过,眼角有些泛红,眼中的翡翠湖泊几乎要漾出水光,脸颊通红,因为喘息微张的双唇,都让人想要再爱怜一番。

雷狮凑上去想要再吻安迷修一次,但被安迷修堪堪躲开。

感到手臂有点酸,安迷修慢慢地把自己的双手缩下,环住了雷狮的腰,将脸埋在雷狮的胸膛上。好像每次接完吻安迷修都会这样,大概是不想让雷狮看到满脸通红的自己。

“你刚刚说了什么?”安迷修闷闷的声音传来。

“我说你真可爱。”雷狮的回答与刚才截然不同。

安迷修哼了一声,闷闷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喂的棉花糖一点都不甜。”

“那以后就你来喂我吧。”雷狮轻笑。











































胡言乱语:安迷修真香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