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埋骨.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雷安】糖

◇ 是的你猜对了我就是不会取名字

◇ 雷安已交往前提

◇ 还是无脑甜

◇ ooc属于我

◇ 感谢喜欢







夏日炎炎。

大概是最近感冒的原因,今早安迷修罕见的起晚了。等他匆匆忙忙地洗漱好跑到操场时,学生们已经准备开始跑早操了。早操要跑四圈,对于平时的安迷修来说相当于锻炼身体(本来就是在锻炼身体),可因为感冒,还因为赶时间,安迷修没吃早点。

跑完走向教室的途中安迷修有那么一阵眩晕,眼前突然黑了一下,头皮和手有点发麻。安迷修想自己可能是有点低血糖,想趁还没打铃去买个面包。大概是要为后面的剧情做铺垫,我们的铃声先生欢快地打响。作为品学兼优、做事严谨的学生会主席加A班班长,我们的安迷修同学为了遵守纪律,肯定是忍着眩晕感老老实实的跑回教室。

高中的生活枯燥而又充实,比较难熬的是夏天在教室里坐一整天,教室里没有空调,开着的窗子外吹进来的风都是燥热的。上课的时候很少听到讲话的声音,更多的是笔在写字的唰唰声。高中的书多,很多学生都会把书摞在课桌上,安迷修也一样,他买了书立,把书整齐地放好。也因为书多,老师的视线很多时候都会被挡住,学生有时候上课躲在书后面趴在课桌上睡觉也看不见。

安迷修绷直着腰,微微仰头听着老师声音没有起伏的讲课,看着黑板上老师写的板书,时不时低下头做着笔记。刚才的眩晕感好了点,可他现在已经开始冒冷汗,因为夏天的燥热,他脸上有些红晕,还感觉嘴里有点干燥。明明是夏天,安迷修的背后却一直在冒冷汗,冷汗沾湿背后的校服白衬衣,双手发麻而又冰冷,嘴唇因为低血糖有些发白。

好冷。

安迷修感觉自己有点发颤,放下笔双手交叉抱了抱自己的双臂。

作为同桌雷狮先发现了安迷修的不对劲,他用手碰了碰安迷修的手,冰冷一片,还感觉到安迷修的发颤,嘴唇发白,脸上还带着红晕。

“你这是……低血糖?”雷狮用手扶上安迷修的额头,虽然脸上带着红晕但额头却满是冷汗。

“好像是吧。”安迷修感觉还有点头晕,等雷狮撤回手后用自己的手按了按太阳穴的位置。

“说你傻你还是真的傻,你不会去买点吃的吗?”雷狮的声音有点大,引得在写板书老师转回来瞪了一眼。

安迷修撇了撇嘴没有回答。

雷狮啧了一声,不知道在哪里找出来一颗糖丢给安迷修:“傻逼骑士,下课跟我出去。”他本来现在就想拉着安迷修跑出去买吃的,可问题是安迷修肯定不会出去,说不定还要唠叨他一番。雷狮烦躁地扯了扯头巾。

上课本来是不应该吃东西,可考虑到他现在的情况……安迷修接住雷狮丢过来的糖,纠结了一下还是剥开了糖纸,一股淡淡的奶香味钻入安迷修的鼻尖。

安迷修:???

他噗嗤笑了一声:“哈哈哈雷狮没想到你还会吃奶糖,你是还没长大吗哈哈哈哈哈。”当然说话的声音贼小。

但雷狮能听清楚。

雷狮:???我随便抓了一把哪知道有什么奶糖,好心给你这个傻逼骑士吃有什么好笑的

雷狮觉得他的脸现在肯定像挖煤回来了一样。

安迷修看着雷狮黑下来的脸色急急地憋住笑,把糖送入嘴中,奶糖是硬软糖,咬了一口奶香味在口中四溢,虽然好像并没有多大的作用,但安迷修感觉似乎没有刚才难受了。

其实离下课也只有几分钟,这也是雷狮没有在上课就拉着安迷修跑的原因之一,如果时间还很长的话,就算安迷修不同意,雷狮也不介意自己出去买了给他。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老师合上书宣布。

雷狮拿上自己的校服外套,立马拉着安迷修走出教室,无视了班里一些女生“慈爱”的目光。

“哎哎恶党,你走慢点啊。”安迷修感觉那股眩晕感又来了。走在前面的雷狮回过头看了一眼安迷修,定下脚步啧了一声,说了句:“麻烦”,让安迷修去学校走道边树下的凳子上坐着等他,自己向学校里的小卖部跑去。

安迷修做在凳子上,夏日专属的毒辣阳光被树木茂盛的绿叶挡住了七七八八,地上看得见斑驳的树影,有些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到安迷修的身上,可安迷修还是感觉很冷,他有点懊恼早上因为天气热没有拿校服外套。

突然一件外套被盖到安迷修头上,眼前站着一个人,安迷修很熟悉外套上的味道,而眼前的更不用说是谁。安迷修把外套从头上拉下来穿在身上,因为外套主人的身高比自己高,安迷修穿着的校服外套有些大。

“有你这么照顾男朋友的吗?”安迷修有点不满。

雷狮被安迷修的直白搞得有点愣,不过他随即反应过来道:“哦,是吗?那看来我要好好‘照顾’一下你嘛。”

安迷修先是有些不明白,想了一下后顿时满脸通红:“恶……恶党,我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面都在想些什么。”

当然是在想怎么上你啊。雷狮心里不屑的想到。嘴上的话却答非所问:“你才是在想什么脸这么红,哟,没想到我们的班长大人居然对着别人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黄料。”

“你又不是别人。”安迷修显然抓错了重点,小声说了句。

雷狮突然觉得有个叫安迷修的人在他的心上射了一箭,没入心里。他感觉自己脸上似乎少有地发热,心里只有一个字——

雷狮把买的面包和牛奶塞给安迷修,虽然雷狮自己喜欢吃一些垃圾食品,但安迷修生病了,肯定是不可能给他吃那些垃圾食品的。

安迷修感觉自己有些诧异又有些欣慰:雷大爷终于会买不是垃圾食品的食物了。

在等安迷修吃的时候,雷狮坐在他旁边,不知道又从哪里翻出了一颗糖,薄荷味的。这节课下课的时间有点长,他们也不急着回去。虽然是高中,下课后还是有人出来活动,不过他们坐的这个地方几乎没有人经过,雷狮听说这里的摄像头正在维修。

看了看身边正在喝着牛奶的安迷修。安迷修比刚才好了点,嘴唇也没有刚才那么白,额角的冷了下来,经过侧脸,藕白的脖颈……后面的肌肤被衣服严实的盖住。安迷修做事非常严谨,就算是炎热的夏天,他也只是不穿校服外套,而校服衬衫的纽扣永远是认真的扣到最上面的一扣。

雷狮感觉口有点干,动了动喉结,示意安迷修先把牛奶放下。安迷修歪了歪头表示疑惑,回答他的是一个吻。

雷狮扣住安迷修的后脑勺,平常看似扎手的棕发意外的柔软。这个吻最开始并不深,雷狮轻轻的吮吸着安迷修的唇,对方口中的奶香味经过亲吻穿入雷狮的口中,还夹杂着一些面包的麦香。安迷修先是愣了一下后开始挣扎,嘴里模糊地说着:“我在感冒……快停……”话还没说完雷狮就加强了攻势。

灵活的舌尖撬开对方的牙齿后开始霸道的进攻,仿佛要安迷修口中都充满他的气息,舌尖扫过对方口中的任何一处,雷狮口中因为先前吃了糖而充满薄荷味的气息穿入安迷修口中,薄荷的清凉似乎赶走了一丝夏日的炎热。两人的舌尖交缠在一起,像是在搏斗又像是在调情。

一吻结束,两人的嘴边拉开了一道色情的银丝。雷狮掠夺般的攻势成功让安迷修软了点身子,安迷修红着脸推开雷狮,低下头大口地喘息。雷狮则满意的看着对方害羞的样子。

“雷狮你干嘛……我感冒了你知不知道?”安迷修喘着气说。

“当然知道啊,我可不像你这么笨。”雷狮心情大好,愉悦的吹了声口哨。

“那你还!”安迷修有点生气,“你生病了怎么办?”

“我就是为了和你一样生病。”雷狮撒着谎脸不红心不跳,“这样就能随时亲你了。”后面这句话才是真心话。



















不要问我为什么安哥的室友没有叫他起床,因为我也不知道。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