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埋骨.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雷安】记一个小小的爱情故事


我曾有幸见证过两位男士的爱情。

你看的没错,两位男士。

最初是以其中一方的暗恋开始的。这里先声明一下我的身份,我是暗恋方的一段时间邻居兼后桌,本体女。我在这里称就暗恋方为a,被暗恋方为l。

a是在初中的时候搬到我家旁边了一段时间,不过大概一年半后又搬回到以前在的地区,原因不知道。听a和我说他以前的邻居是l,两人略微有点竹马竹马的意思。a大概是在初一的时候开始暗恋,而作为从初中一直延续到高中后桌的我完美见证了a的心酸暗恋。

可能是因为我看起来面善像可以倾诉并真的会帮人保守秘密,又或是因为我是腐女。总之暗恋l的事是a自己告诉我的,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我也大体了解。但不得不说的是,不知情的人大概永远都想不到这两人居然会在一起。

a和l一直都是死对头,而且是那种各个方面都看不惯对方的死对头。

a信奉骑士道,喜欢帮助弱小帮助妇女惩恶扬善,最看不惯的就是l。

l自称海盗,随心所以做什么事都只看自己的心情,而恰好最看不惯a。

所以a到底怎么喜欢上l的?

不知道。

我不知道,他说他也不知道。也对,喜欢一个人哪需要什么理由。理由就是我喜欢你我很想和你在一起。

相信有过暗恋的各位都能体会到暗恋的滋味吧。那样的感觉真的太难受了,当然我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来说的。因为在我眼中正在暗恋l的a,真的太惨了。a暗恋了l六年,他以为l不知道,但我知道,l肯定知道,尽管a已经把这份感情藏的很隐秘很小心,如果不是a告诉我其实我也发现不了。但l还是看出来了。过了很久之后我才猛然醒悟或许这就是独属于两人的默契。

a非常喜欢l,然后在暗恋的道路上踽踽独行,一路无光。他深知这份感情注定不能传递的,先不说他觉得l就不可能喜欢自己,或许来自死对头的这份感情还会让l感到恶心嗤笑,不是人人都能接受同性恋。如果真的有一天纸被捅破饱受议论的人不只是a自己,还有l。

所以a看着l从初中到高中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女朋友,也许是青春乖巧的(但这种类型出现次数是最少的且交往时间很短),也许是性感妩媚的。我还记得有次a和我撞见过l和他的女友并肩走在一起,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a转头对我说道:“果然,他们两个人很般配吧。”我正想开口反驳,a又继续说道:“可以站在他身边那个位置的人很多,但那个人永远不会是我。”

想说的字眼像是突然烟消云散,刚要发出的声音也被扼杀在嗓子里。我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说出什么。他原本充满蓬勃生机,时不时还会发光的绿色眸子铺满了灰尘,像是一池盎然的翡翠湖泊被灰色大雾笼罩覆盖,我从中竟然找不出一丝光亮。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a很可怜。

因为他一直被蒙在鼓里,不是被别人,是被他自己。他一直不愿意,或者说不敢去相信l会喜欢他。

但事实如此。

l一直知道,并且l也剪头a,但或许l藏的更深,或许是a自己蒙住了自己的双眼。l的女友是因为a才找的,可能最开始l是因为觉得好玩或是真的想找,但后来,我敢肯定,l找女朋友是想看a能忍到什么时候,为什么暗恋还不来表白。

为什么我敢肯定?因为我看到了。

a和l是同桌,作为后桌的我完全可以看见前面这两个人的事情。a会在l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转头看一眼l,我在他侧脸的眼里看到的是藏不住喜欢,也只有在l不注意的时候a的眼里才敢流露这样的神色。因为我本身就知道a喜欢l,所以这并不奇怪。

让我比较震惊的是,很多次我看到在a不注意的时候,l看向a眼里的情绪。我并不陌生,因为我经常在a眼中看到——喜欢。我当时震惊了有一阵,假装看书的时候书也拿反了。不过转念一想,就算a藏的隐秘,但l是谁?是海盗,还是是会狩猎的海盗,要有细致的观察力,足够的信心才和异于常人的耐心才足以狩猎成功。

我曾经委婉地向a说过或许l也喜欢你呢。a只是把头摇的厉害说绝对不可能。

我之前说过l换女朋友的原因,他在等。但他可能想的太浅了,不过更多的应该是他想法出发的角度就和a完全不一样。总之直到高中毕业l也没等到a的告白。然后一直到大学。

上天让我出生可能就是为了让我从头到尾的见证a和l的感情历程。于是我大学又很幸运的和a在同一个一个大学同一个一个系同一个一个班。记得当时a知道了还很开心的和我拥抱,然后我在a背后有点远的地方看到了l像是搬煤回来的脸。

为什么l会在?因为a在这里。

不过这个时候a和我说他大概要放弃了,暗恋一个人太累了。但我知道不可能。因为a不可能放弃l,l更不可能放弃a。

所以在a蒙蔽自己正要结束辛辛苦苦的暗恋道路时,l和a告白了。

后来a和我描述了下当时的场景,十分平淡,没有所谓的玫瑰蜡烛,没有所谓的深情告白,就非常简单的一句话。

“我喜欢你。”

一点也不浪漫,虽然这确实是告白的一种,但和其他准备了各种各样让人眼花缭乱的告白礼物,告白情话的告白方式相比,真的算不上浪漫。

但我知道,在a眼里,这句话就是a一辈子的浪漫。虽然已经决定想要放弃,但还是会因为一句话而沦陷。a当时和我说,就像自己已经做好准备要坠入平静的深渊了,而有个人一定要你不得安宁,他把平静的深渊搅的混乱,然后趁机又把你拉入另一个深渊,l的深渊,然后就此沦陷,心甘情愿。

现在我也要大学毕业了,因为l的原因我自觉的和a疏远了一点,我可不想引火上身。但之间的交流还是有的。

前几天遇到了l,这次轮到我独自一人撞到l和别人走在一起了,但那个别人是a。a看见我对我笑了一下,充满绿意的眼眸半眯起来弯成一对月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阳的原因,我仿佛能从这朦胧的绿意中看到折射出来的光,但我觉得,这应该是看到他身边那个因为他对我笑而看着我的眼神像刀锋一样嗖嗖射过来的黑发男人时,他眼底折射出来的幸福的光。

然后a和l离开了,我看着他们两个并肩走在一起的背影,想起很久之前a看着l和他女友并肩离开的身影和我说的两句句话:“果然,他们两个人很般配吧。”和“可以站在他身边那个位置的人很多,但那个人永远不会是我。”

a和l并肩的背影是比当时我看到的l和女友的更加般配,或者重新来说,两者根本没法比,因为他们两个本来就是天生绝配。

而且真正可以站在l身边的人只有a一个,也只会是a一个,那个位置是为a打开的,也只属于a。

而a身边的位置,一直都是属于l的。

因为那是海盗的不惜一切都要找到的最珍贵的宝藏,也是骑士在宣读骑士宣言时的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 fin.


评论

热度(23)